首頁 > 封面故事 > 正文

橫店江湖

2020-06-10 11:17 作者:宋詩婷來源:三聯生活周刊 2020年第24期
在橫店,只要劇組需要,一切時間、空間和人都能為拍戲服務。

橫漂十四天觀察記

24小時,橫店江湖

在橫店,只要劇組需要,一切時間、空間和人都能為拍戲服務。

開機

“過來,過來,你,別站在那兒了。”制片主任大聲招呼我。我穿著劇組T恤,他是錯把我當成工作人員了。但不知怎的,我真覺得自己犯了錯,趕緊一路小跑擠進人群。

一大早,三四百號人,站了十幾二十排,幾個工作人員散在隊伍里,一人握一大把香,挨個發給大伙兒。

“以前看電視,以為劇組開機就主創拜一拜,原來這么大陣仗啊。”我對身邊人說。等了好一會兒,三炷香也塞進了我手里。人手一份后,三四百號人就一起舉香,順時針轉一圈,前后左右各拜三下。與此同時,鞭炮噼里啪啦地響起來。幾百人再排上老長的隊,把香插進香爐,直到爐子里快裝不下,“開機大吉”就算禮成了。

 

 

“梨園的習俗,香港人一直保留著,又帶回到內地。”后來,一位制片主任告訴我,“既然有這傳統,就沒必要破了它。這年頭,做部戲,磨難還不夠多?恨不得能拜的都拜上。”

在橫店那半個月,我見識了不少劇組里的老派傳統。比如,群演演個死人,要加十塊、二十塊錢。要是個角色死了,枕頭下要壓個紅包,錢不能太多,因為必須當天花掉。有的劇組開機后會把香爐一直供著,轉場也要帶上,直到戲殺青。連出租車司機都相信,那座富士山模樣的八面山是橫店的守護山。據說,眼前這組的總制片人信佛,每次來橫店開戲都要帶上佛龕。

這是一部仙俠劇的開機儀式,劇組規模不小,是目前橫店最大的幾個組之一。大組的陣仗是,一下子租了七個攝影棚,外景搭了三四萬平方米?,F場管理森嚴,若是誰心大,把開機儀式發到朋友圈,制片組的電話馬上就會打到相關負責人那里。

“好帥啊,真好看,再瘦一點就更帥。”一場戲結束,男主角跑來導演身邊,女制片人連聲贊美,贊美里還委婉地提著要求。男主角是許凱,在拍攝現場,我又見到了他。演過《延禧攻略》《招搖》等古裝偶像劇的許凱是這幾年在橫店拍戲最多的演員之一,有“橫店小王子”之稱。在片場的許凱擁有當天唯一的一輛小房車,導演一喊停,六七個人就立刻圍上去,有人整理頭發,有人撫平衣服的褶皺,有人負責補妝,還有人什么都不做,就站在最近的地方照看著。

這場景和幾天前許凱接受采訪,回憶做新人時的狀態完全不同。

第一次見到許凱那天,他正在橫店的一個攝影棚內拍時尚大片。黑色涼鞋,白襪子,褲子是黃色的,粉白相間的厚外套長著翅膀。“好看好看好看……”一群人圍著這個“揮著翅膀的男孩”不停感嘆。

對著相機擺出一個個標準的pose,那場景許凱很熟悉。在成為演員前,他做過兩三年平面模特。拍過廣告,也給淘寶電商拍過服裝,最多時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,換一兩百套衣服。

當天拍片的攝影棚在一家工廠里,近兩個月相當搶手。“最近明星們都來橫店開工了,疫情期出出進進不方便,很多廣告、時尚雜志就都來這邊拍照,橫店這種配套的影棚有不少。”影棚的負責人說。

剛到橫店時,許凱沒聽到贊美。四年前,這里沒有麥當勞,劇組需求量最大的星巴克在那年九月才開始營業。剛從模特轉行而來的許凱沒有經紀人,也沒有生活助理,自己拎著兩個大箱子,獨自闖蕩“橫國”。住國貿大廈或豐景嘉麗酒店對那時的許凱來說太奢侈,他被安排在影都酒店的小單間,“因為位置太偏,能點到的外賣只有黃燜雞米飯和沙縣小吃。”影都酒店,他一住就是兩年半。

那時,他不紅,也完全不懂演戲。眼前,和許凱配戲的男演員都挺高,但早幾年可不是這樣。許凱常常是組里的第一高度,人人叫他“傻大個”。“傻大個這樣,傻大個那樣……當著現場幾百號人,導演舉著個大喇叭罵我。”

“你從起伏走到這兒……”拍人生中第一個鏡頭時,現場導演把他說蒙了,“什么起伏?落伏是什么?完全不懂??!”搞不懂“走位”就憑感覺走,沒走幾步就出畫了,導演給他一通罵。

絕大部分片場都對新人不太友好,“容錯率極低”。許凱每天緊張得要命,“不奢求別的,把詞說完,少挨罵就行”。那時,許凱的演員合同里還沒資格簽什么工作時長,最高峰時一天等上了十八個小時,然后被告知“可以走了,今天不拍你了”。在所有漫長的等待里,許凱能做的就只是發呆、睡覺、看劇本,然后重新發呆、睡覺、看劇本。身上的戲服不敢脫,得隨時待命,臉上帶著妝,東西也不敢亂吃,因為“那時候可沒有人經常盯著給你補妝”。

在橫店拍戲的男演員大多剃過光頭。許凱第一次剃頭是拍《延禧攻略》。剛剃完那天,擦頭的毛巾就再也用不上了,“滿腦袋像長滿了倒刺,毛巾一上頭就卡住,只能換紙巾慢慢按壓吸水。沒有頭發保護的腦袋就像身上沒了皮膚,貼在枕頭上特沒安全感”。

《延禧攻略》趕上了橫店最熱的那幾個月,劇組里的“光頭們”經常拿冰貼貼在頭上,沒涼快上幾分鐘,冰就化了,“得趕緊撕掉,不然更燙,容易燙傷”。常常處于冷熱交替間,許凱剛中完暑就感冒,感冒好了又要中暑,這幾乎是每個在橫店拍過清宮戲的男演員都有過的體驗。

“我在橫店有個倉庫你知道嗎?”當我舉著粉絲整理的橫店拍戲時間表給許凱看時,他這樣問我。拍完第五部戲《招搖》,許凱在橫店有了個倉庫,“那時已經知道,我還得在這地方待下去”。

今年5月初回來,他和助理熟練地從倉庫里取出常用的衣服、鞋子、籃球、日用品,甚至還有冰箱和洗衣機。2016年秋天來橫店拍《朝歌》時,他怎么也想不到,這里會成為四年來他待得最久的地方。如今不僅有倉庫,許凱還有了一輛新的別克車,前幾天橫店下冰雹,車玻璃被砸壞了。

若是按原計劃,我有機會待在這大組里,跟上制片人一天。但組里的女主角定妝出了問題,制片人原計劃的一系列行程都取消了。我也被取消了。

在橫店那幾天,漸漸適應了這種永遠處于變動中的生活。“你明天再給我打個電話”,“我們改地方了”,“今天下雨,通告變了”,“你要來就趕快來”,“半小時后行不行”……到了橫店,我的打電話和發語音恐懼被當即治好了,文字輸入永遠嫌慢。在這里,沒有北上廣式的預約,突然造訪、放鴿子和不斷變動的時間都能被理解和接受,因為劇組的時間是模糊的,生活總是動蕩。連帶著,整個橫店鎮都有種有今天沒明日的臨時感。

閱讀更多更全周刊內容請微信掃描二維碼成為中讀VIP,閱讀期期精彩內容!

版權聲明:凡注明“三聯生活周刊”、“愛樂”或“原創”來源之作品(文字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),未經三聯生活周刊或愛樂雜志授權,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 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;已經本刊、本網書面授權的,在使用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三聯生活周刊”或“來源:愛樂”。違反上述聲明的,本刊、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已有0人參與

網友評論

用戶名: 快速登錄
微博@三聯生活周刊
微信:lifeweek
掃描下載三聯中讀App
三聯中讀服務號
河南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