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封面故事 > 正文

牛還是不牛,歷史不能告訴未來

2015-07-09 15:28 作者:邢海洋來源:三聯生活周刊 2015年第28期
動蕩之際,唯技術分析可以洞穿現實。

調整:一步到位?

技術分析的三大基石之一是歷史會以不同的面目重復著過去的軌跡。既然A股又一次遭遇股災,分析師們索性將歷史上的種種股災挖掘出來,看看今年的A股與哪一次最相似。

所謂熊市,全球投資者都傾向于同樣的定義:即市場整體跌幅超過20%。這一定義基于這樣的經驗:熊市發生的概率并不高,在美國往往4年的時間跨度才發生一次。那些下跌幅度低于20%的調整則被視為是對長程牛市必要的修正,市場調整后更為健康穩健。獲利者落袋為安,“接盤俠”繼續享受牛市的下半場。熊市則不然,一旦跌幅跨過20%的門檻,熊市獲得確認,則會繼續前行,直到調整到多方人氣渙散,彈盡糧絕,沒有了拋盤為止。這個時候,股價經過一輪輪拋售低到了價值凸顯,先知先覺的投資者才會進場吸貨,撿拾俯拾皆是的風落之果實。自然,如果以跌幅和下跌時間劃分,熊市一定也會以短熊或長熊、大熊或小熊的姿態出現。

1929年10月24日,美國一家證券交易所的工作人員圍在一起看報紙,上面報道了華爾街股市崩盤的消息

1929年10月24日,美國一家證券交易所的工作人員圍在一起看報紙,上面報道了華爾街股市崩盤的消息

 

自然,任何一位被套牢的投資者,都會一廂情愿地希望,A股這次無妄之災是1987年美國股市那次著名的“股災一日游”的翻版。因為那次一跌到底的股災,一天之內解決問題。時間短,跌幅巨大,雖則當天令億萬投資者心驚肉跳、自殺事件頻頻,但事后,它并不影響上世紀末大牛市的展開。即使加上暴跌的醞釀階段,這波跌幅共達到40.9%,單日跳水22.6%,引發全球股市崩盤的歷史性大熊市只發生在歷時不足兩個月的39個交易日內,對套牢的投資者來說,并非一段難熬的時間。如果A股也如此,一波風險洗禮后,快牛變慢牛,豈不皆大歡喜。

但那樣短程而劇烈的暴跌需要有兩個前提。首先市場得值得投資,亦即股票本身具有投資價值;其次是引發股市調整的因素簡單鮮明,易于治理。對當年那場股災的解釋多種多樣,直到現在都無定評,普遍為投資者接受的是程序化交易觸發止損,止損盤相繼引爆,惡性循環。彼時計算機技術剛剛開始具有了金融交易上的能力,被金融界的潮人們大膽嘗鮮,而設置止損幾乎是金融交易的金科玉律。當股市跌到觸發了部分軟件自動拋出后,股價走低,再次觸發另一批軟件的止損盤,當所有的計算機都加入進來,系統崩潰了。

這頗為類似當前A股的去杠桿化過程,一批杠桿資金被動平倉,再觸發下一個價位的杠桿資金平倉。5000點上,A股的兩融資金高達2萬億元,且清一色為融資盤,融券看空的寥寥無幾。這筆龐大的融資,一年前還只有6000億,隨著股市上漲,越來越多的投資者加入了融資隊伍,融資行為也愈發大膽。不過這筆多出來的融資盤并不足懼,按交易所規定,融資保證金比例不得低于50%。假設自有資金是100萬元,則其能夠融資買入的證券總額最高為200萬元。這意味著,只有當股價跌去一半的時候,客戶才會被強制平倉。當然,為了保障券商的資金安全,證監會為融資盤劃定了更高的安全線,規定了130%的強制平倉線,當客戶之比達到130%時,即需補充資本金,否則強制平倉。對于一個用足融資額度,賬戶市值/自有資產初始比例為200%的融資賬戶,當其比例跌至130%時,意味著股價跌了35%。故而,股市若跌到此,必定引發一波波強制平倉盤。又因為個股跌幅不平均,當股指又如此深跌時,一定有很多股票先于股指跌破平倉線。一波波踩踏由此而起。

為救市,證監會取消了130%的平倉比例限制,給券商裁量的自由。更何況,當市場進入白熱化的5月、6月,券商出于資產安全的需要,紛紛調高了保證金的比例。當然,風險并不止于大盤,而是存在于個股中,一旦個別股票連續跌停,下跌過程中沒有接盤者,或者上市公司為了防控風險將股票無限期停牌,券商將無法止損??芍钡浇裉?,每天出臺的救市政策,給融資盤的退出留出了足夠多的拋售機會。也正因此,就如同中國樓市的風險永遠由購房者承擔,中國股市下跌的風險也基本上由投資者個體消化,并不存在系統性的,蔓延至金融機構的風險。

但場外配資,這一游離于資本監管之外的灰色經濟卻可能在熊市開始之后的“初熊”階段連環爆倉,直至把股市拖到引燃融資盤的跌幅。監管層本以為依靠50萬元的門檻可以完全把散戶杜絕在融資融券風險的門外,卻未意識到金融開放的不均衡。散戶在互聯網上以1∶4的比例借到炒股資金,配資方則借券商的端口監控借款方的資金賬戶,一個繞開證監會監管的體外資金循環系統已經成型。證監會亡羊補牢,嚴令券商切斷配資方的接入端口,卻埋下了市場轉向的導火索。

強制平倉的拋售會傳導,恐懼也會傳導,當配資與融資,普通投資者與基金的拋售、清倉和清盤行為交織在一起,互相恐嚇的時候,羊群效應下的踩踏就會發生。

截至目前,A股的去杠桿仍是技術層面的。雖比1987年的股災復雜,相對于剛剛過去的次貸危機的房地產連環貸款去杠桿,仍要簡單得多。畢竟虛擬的資本市場,在中國與實體經濟有著天然的防火墻。融資者最終認賭服輸,調整也會迅速完成。因為肇事因素單一,一旦找出原因,拆除危險源,市場自會恢復平靜。

閱讀更多更全周刊內容請微信掃描二維碼成為中讀VIP,閱讀期期精彩內容!

版權聲明:凡注明“三聯生活周刊”、“愛樂”或“原創”來源之作品(文字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),未經三聯生活周刊或愛樂雜志授權,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 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;已經本刊、本網書面授權的,在使用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三聯生活周刊”或“來源:愛樂”。違反上述聲明的,本刊、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已有0人參與

網友評論

用戶名: 快速登錄
微博@三聯生活周刊
微信:lifeweek
掃描下載三聯中讀App
三聯中讀服務號
河南11选5